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假新聞與長輩圖

我幾乎每天都會收到長輩們用手機分享〞的養生秘訣、治癌偏方、天氣預報、傭人惡行、城市傳聞,其我從來沒回覆也不會轉發因為我根沒時間看更不想助長這些來源成疑、未經核實是假新的消息在社會漫延

另有一種老是常出現的是〝長輩圖〞,把人家的金頭換面或直抄襲,配上設的圖片在長輩之間無厘頭地流傳久而久之接收和轉發這些圖片成了老友記的習,於是同一條訊息或圖片會從不同群組快速傳播,也許大家都沒有深究自己的轉發行為會來怎的結,有甚意義,所以也從來不會考慮群組內為數眾多的接收者想不想收,是否會看,會不會構成滋擾。

有一段時間我對這些無日無之的訊息感到相當苦惱,例如清晨四點手機狂響,我以為有事,從被窩掙扎起來察看,原來連收十幾幅〝長輩圖〞,的確會一時為之氣結。但在這些小事中,不難想像到長輩們的處境早睡早起,子女都成家立室了,他們與世界連繫的方式除了看電視,就是玩手機,那些群組之內的親朋戚友,平時也許見面不多,但都是值得關心和信任的〝自己人〞,於是收到〝好東西〞自然要〝分享〞,看到各種〝震驚幾十億人〞、〝一句話令對方淚崩〞的訊息,肯定要搶先在群組炫耀,嗯,我明白這種心理,我知道這種行為其實〝好有愛〞,所以我並沒有生氣到退組,反而積學會種種手機設定技術,努力讓這些假新聞和長輩圖對我的影響降到最低。


我在報上寫作多年,如果用時髦的講法,好歹也是個〝生產內容〞的老手了。我當然明白假新聞或長輩圖都不會真是〝恰巧聽到〞或〝有感而發〞那麼單純,製作者一定用心良苦別有所圖。只是在這個人人都是媒體,假作真時真亦假的年代,認真你就輸了,而關心長輩,和相處,永遠值得大家再學好一點啊!

(刊於2017年1月1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不可含怒到日落

圖片來源:http://gameover.com.hk/?p=232056

我慶幸自己成長於未有互聯網的時代,老派作風可免除了很多不必要的煩惱。

今時今日,很多人起床後第一件事並不是上洗手間,他們會急不及待看手機,看看朋友在寫什麼,看看自己的社交媒體有什麼人回應,唯恐自己落後於人。表面看來,人和人的聯繫是密切了,各種資唾手可得,每個人都有機會變成影力十足的傳播媒體互聯網讓人們時時刻刻都看似很忙,但似乎也令更多人不懂得面對自己,一旦沒有手機,便不知道如何與自己相處。

凡事放上網也成了很多人的生活習慣,開心的事與人分享也許無傷大雅,但有不少人會毫無節制地把生活細節寫出來拍出來,與家人口角要請大家來聲援自己,並把面對面不敢講的話放肆地寫出來;被上司責備要在網上詳盡報導並進行不點名批鬥;與同事一言不合便自動升級為不共載天之仇要開post口誅筆伐看到警察在街上抄牌就拍照放上網帶頭罵警察。

在沒有互聯網的年代,家中的小事是私隱,只會跟密友傾訴而不會讓全世界都知道。職場上要守職業道德,不是事無大小都可以公開披露,與同事相處得不夠融洽也反映了自己交際手腕欠佳,終日抱怨是會被大家看不起的。從前的車主被人抄牌大概只會在自嘆倒楣,明白下次不可再違法泊車,怎會理直氣壯罵警察呢?互聯網為人類帶來巨大的改變,很多昔日值得重視的價值和操守如今都被扭曲得蕩然無存了。


有時看到別人孜孜不倦的在網上放大自己的怨氣和怒氣,總是覺得很可惜,其實大家日常工作已經夠忙了,下班之後理應好好休息,多去享樂,不要老是為了生活上的瑣事鑽牛角尖。小時候讀《聖經》,有一句說:「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看看網上的眾生相更覺得這是至理名言。

(刊於2017年1月1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1月8日 星期日

邊度有書二三事


我跟邊度有書的交往,始於書店開業那天。好友黃文輝在事前不停強調,這家書店將會很厲害,他們選的書肯定是我們這種文學青年喜歡的,他們幾位負責人都各有視野,也是澳門文化的有心人,他們辦的店,肯定會有別於澳門過去出現過的傳統書店。他的潛台詞是:你一定要支持,而且一定要讓更多人來支持。記得那天晚上文輝約我在書店見面,但沒有說清楚幾點鐘來,我在剛開業且人多擠迫的書店等了一會,跟不同的朋友寒暄,買了一些書,正要離開的時候,文輝恰巧到來,我們沒有如先前的預期一起看書,但總算用另一種方式見證了書店是個人來人往的地方。

此後數年,邊度有書辦過不同的活動,印象中某年情人節之前我去過主持關於愛情小說的講座,又好像在此分享過買書讀書心得,有時我也會來當聽眾,當然我來得更頻繁是為了買書。有一段時間我在中區上班,有時中午獨自在附近吃飯,總會爭取機會來看書,通常都會買幾本,看到只有他們會發售的詩集,我不買就對不起他們了,遇上自己喜歡的文學雜誌,我又會快快樂樂買回家。然而,邊度有書最有趣的地方並不在於你可以預期的東西,他們最令人驚喜的是每隔一段日子就會引進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好書,而且有時都不像是為了做生意,反而是希望讀者開眼界,或者純粹想讓大家知道這樣的好東西他們也有本事找回來。這樣的雄心壯志,愛書的人都不難察覺,我總是提醒自己要多買多支持,否則就是浪費了人家一番美意了。

留意澳門劇場演出的朋友都知道,邊度有書除了是一家書店,也是很多小型演出的售票地點,更是很多外地朋友來澳門了解本地文化的其中一個必到之處,這跟書店所在的位置有關,也跟店主和店員的用心經營、廣交朋友不無關係。記得有一次他們有一位在廣州的藝術家朋友遇上意外而急需醫療費,書店馬上呼籲各路文化界朋友捐出二手書或影音產品義賣,籌得款項將協助那位朋友度過難關。記得我當年捐出了一大批vcd,還在自己的網誌逐一介紹,鼓勵讀者朋友伸出援手,盡量幫忙,我對此事印象深刻,因為辦書店竟可快速組織一場善舉,在我看來也是大開眼界的事,邊度有書果然示範了書店活動的無限可能。

邊度有書不但不按牌理出牌,而且變化多端,除了賣書,後來又擴充成邊度有音樂,賣唱片和DVD,也賣樂評影評專書,提供既優質又另類的影音選擇,擴闊樂迷影迷的視野。同時他們偶然又會為澳門作家出書,大約在2005年,本澳其中一位重量級詩人懿靈一口氣推出兩本詩集《集體死亡》、《集體遊戲》,蔚為詩壇盛事,當時的出版機構正是邊度有書。其實這家小書店也積極推廣澳門文學,他們用心用腦的推銷,想方設法讓讀者接觸到本澳的優質出版物,其細緻與認真,相當令人感動。因此很多澳門作者也會看重這家書店,大家幾乎都有一種默契,深知只要自己的書能進入這家小店,他們便會作出最好的安排,不會被丟在一旁受到冷落。

2012年,我計劃出版首本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一開始便決定要打邊度有書的主意,厚著臉皮請他們協助。當時我的盤算是,他們答應,我就出版,他們不同意,我就回去好好修練,也不急於一時。開始洽談時,店方最關心的不是文章的內容,而是書籍的包裝。當我說明已請到一位大家都信任的設計師拔刀相助,店主吳子嬰馬上答應可以合作,爽快得難以置信。在整個製作和行銷過程中,我始終保持愉快的心情,在書店簽售,舉辦讀書會,與書店聯手在網上推銷。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文集的銷售成績遠超我當初想像,創出我自1997年至今8次出書的最佳紀錄。這樣的結果無疑是邊度有書為我推動出來的。這件事令我開始相信,澳門文學是可以有市場的,只要讀者有機會在書店看到我們的書,他們是會樂意購買的。問題是,我們需要有像邊度有書這樣用心營運的好書店,促成讀者與文學的相遇。

2016年,邊度有書在議事亭前地經營了13年之後宣佈撤出舊址,並預告2017年將在連勝街繼續營業。從旅遊區轉戰傳統老區,我覺得是兵行險著,幸好很多街坊都說期待已久,無論如何,我希望越來越多讀者會支持邊度有書,澳門需要一間這樣的書店,澳門文學更需要這麼一個熱血的文學空間。

2017年,我們在邊度有書新址再見吧!


 (刊於2016年12月第59期澳門筆匯)

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

我以為你不在乎

圖片來源:http://plusquotes.com/images-love-img-photos-loves.php

秀美:我今個月,來遲了,我向來是很準時的,不知道會不會是…..
        志強正忙於對於秀美的憂慮,他全無感覺:什麼遲了早了,今次遲了,下次早一點就好了,不要太緊!
        秀美:你根本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是說,我的月經遲了,而且我有預感,這次真的會出事。
        志強說:我知道妳在說月經,我也知道妳在擔心自己懷孕了,但擔心又有什麼用呢?到真的確定是懷孕才擔心吧!不要這樣自己嚇自己好不好?
        秀美:我買了驗孕棒,我現在就去留小便檢驗,你在這裡等一會,我們一起看結果,然後再商量有何打算。
        不等志強回應,秀美便從手袋拿出一盒驗孕捧,奔往洗手間。
        志強雙眼始終沒有離開手機,他覺得女人有時真的很煩,其實他也明白前一陣子他和秀美不顧一切打得火熱,後果可能嚴到超出他想像,他想不到的是快樂的時光如此短暫,秀美竟然會變得這驚慌失措,他還以為她早已見慣這種場面,可以冷靜應對。
        秀美從洗手間出來時,志強依然強裝鎮定,他仍然拿著手機在玩,心中卻暗暗盼望:不要出現最壞的情況,希望只是虛驚一場。
        秀美把驗孕棒放在志強面前。
        他看著中間那兩條線,反問秀美:這樣即是有還是沒有。
        秀美把包裝盒遞給他,說:你自己看看吧!
        志強看看產品說明,再看看那驗孕棒,他嘆了一口氣。然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問秀美:這樣就代表懷孕了嗎?會不會太兒戲?或者妳應該找個醫生詳細檢查一次,這種事可大可小,檢驗清楚是很重要的。
        秀美也嘆了一口氣,她說:我已經買了醫生也會用的驗孕棒,即使去看醫生,他們也是用同一種方法來檢驗的。
        志強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那即是說,現在已經確定妳肚裏有了孩子。
        秀美並不直接回答他的無聊問題,只是追問他:〝你有什麼意見。〞
        我可以有什麼意見呢?孩子在妳的肚子裏,當然是由你決定啦!
        秀美已經在哭,她顯然不滿意志強的答案。
        妳不要哭了,其實妳不想把孩子生出來,我也完全理解,妳想去墮胎,我是完全支持的。畢竟,以我們現在的情況,大概只能選解決問題吧!
        秀美睜大雙眼,定定的看著志強:〝你再說一次,你想怎麼處理這孩子。你是孩子的爸爸,你自己要出個主意。〞
        如果妳問我,我真的沒有主意呀,我以為妳不在乎這種事的。
        秀美摑了志強一巴掌:〝誰說我不在乎?這是我們的孩子呀!誰說我不在乎?
        志強看著哭成淚人的秀美,敢怒不敢言。
       

秀美怔在志強面前好一會兒才大徹大悟,他畢竟只是個十六歲的小男孩,看著他此刻眼框都紅了,強忍淚水的樣子,她也明白彼此的困境。
            秀美想清楚了她說:〝孩子我會生下來,我已經三十六歲了,這次不生,恐怕以後會更難,你是孩子的爸爸,你想認也好,不想認也好,這已是事實,改變不了的。我會對大家說我跟男朋友吵分手後才發,以後你仍是我班的班長,我仍是你的班主任,將來的事,等你成年和畢後再打算吧!

          志強一邊用手拭去秀美的淚水,一邊想著自己的人生為何會來到這樣的境地,也不知應該要哭,還是要笑。

(刊於2016年12月23日澳門日報小說版)

2017年1月4日 星期三

煙花

圖片來源:http://www.hopetrip.com.hk/news/201508/240294_all.html

今年澳門的新年晚會因主辦單位的技術問題,罕有地沒有大放煙花,相信也沒有多少人在乎,反正這小城經常都有大大小小的煙花活動,看少一晚也不覺有很大損失吧!

小孩子愛看煙花,也許為了色彩繽紛,聲勢懾人,也許貪圖熱鬧的氣氛,大人也熱衷安排這項晚間活動,讓一家人出外逛逛有個理由。但成年之後,看到煙花在天上爆出不同的圖案,光芒奪目之後,便化成一團略的黑煙,隨風而去,你真的會看得很興奮嗎?

其實放煙花是很奢侈的活動,每次大模燃放都費耗不少人力物力,但看得多了,又不免會想,那些把煙花表吹噓得天花亂墜的語句,有時真的虛假得令人失笑,根本只是千篇一律的節奏,大同小異的花式,誠意固然不足,創意更加欠奉,每次看完煙花我都會想師動眾,實用途是甚?我們這個城市,真有那麼多值得慶賀的事情需要大放煙花嗎?

我當然知道有很多朋友對於煙花有期待,也會把看煙花視為很有意的活動,但如果大家像我一樣喜歡觀察別人,看著煙花升上空,人們反應熱烈,嘩,好靚呀!嘩,好大呀!心型煙花呀!你會明白人類對簡的刺總是情不自禁便高聲喧嘩。其再漂的煙花也只可維幾秒的燦爛,為大家的臉上帶來一剎那的高潮,然後天上的美麗煙消雲散,觀眾親眼看到這短暫的奢華灰飛煙滅,卻可滿心歡喜,愉快地離去。

每次看完煙花,我總是有點傷感,不是覺得勞民傷財,而是慨嘆美的表來得快去得更快總是容消逝,大家所追求的,究竟是片刻的歡愉,偶然的傷感,抑或是例行公事到此一遊然後笑著離開?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世界只會有白花的錢,不會有白放的煙花,因為只要有人看到,煙花的存在便會變得合情合理。下次澳門再有煙花表演,我還是會提早到場好好欣賞的,畢竟,有人陪伴看煙花,可以掩飾自己的孤癖,總是有點益處的。

(刊於2016年1月4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12月31日 星期六

回望2016

圖片說明:https://www.charlottesvillesolutions.com/2016/12/goodbye-2016/

2016年,你的快樂嗎?年初時有過的諸多計劃,各項目標,你完成了多少?檢討過多少?這一年全世界都進入變動的年代,出乎大家意料的大事接二連三地發生,也許說明人心思變,也許反映了舊的方法已不足以應付新局面,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恆久不變的。

2016年,澳門有沒有變呢?表面看來,澳門的街道經常有工程,但似乎從來沒有全面竣工,於是掘路成了城市的常態,網民戲稱澳門的地底有寶藏,所以要不停挖掘,無休無止,但究竟何年何月才掘完呢?澳門有不少店舖開業不久就結業,過一段日子又換上新店,裝修工程長做長有,在這過程中,有人歡喜有人愁,但大家真的覺得安定嗎?在大大小小的變化中,澳門又有很多難以轉變的特質,從正的角看是處處見溫暖很有人情味有時認真想一想年輕人為什老是抱〝識人好過識字〞?公平公正的制為什總是難以確立?有時在溫情背後人們不難看通融彼此包的惡劣例子,很多時因為制本身有或者執行時態,總是難以喜收場有些遺更會帶來深遠影響,於是夾心階和弱勢社群會覺更痛

如果你經常留意網上的時事討論,肯定會見過一個相當刺耳的名詞叫〝澳豬〞,有些網民會用這兩個字形容事事沉默與麻木的澳門人,雖然有點侮辱,有點挑釁,但也有人覺得很貼切,很生動,於是漸漸也習慣了,還是相安無事。有趣的是很多熟睡的人仍不願醒,至少,我未見過有人說我不是〝澳豬〞,也沒有人會為〝澳豬〞辯護,更不會有人說要改正〝澳豬〞的各種所有人都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地球仍然會轉,生活可以繼續,吃買玩睡多麼美好,有人愛罵幾句〝澳豬〞,又有什麼問題呢?2016年,澳門人的樂觀豁達,自我感覺良好,恐怕已經達到新的歷史高度了。

2016年,生活在澳門看似很安穩,但相信有很多人都沒有充足的安全感,〝宜居城市〞暫時只是一句口號,澳門人肯定要為這四個字付出昂貴的代價,但能否在花了錢之後得到美好的結果呢?我們在2017年拭目以待吧!

(刊於2016年12月2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