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改善澳門文學的能見度


澳門有幾多個值得敬佩的作家?有幾多真正值得我們自豪的作品?幾個月前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有點刺激,有點玄妙,很值得澳門作家思考,但不一定要急於回答,也許冷靜下來,免得一時意氣之後,自會明白這類問題多想也無益,何必自尋煩惱呢?

澳門文學的成績如何,作品是最雄辯的答案。近年,本澳的年輕作家紛紛到外地出書,小說家紫寧獨領風騷,在香港獨立出版長篇小說《KilLers 弒》,早前更依商業出版的專業操作方式推出《救贖》,由懸小說鋪陳出別開生面的奇幻煉金術故事,綜合各種流行文學元素,頗受年輕讀者關注和歡迎。

在網上活躍多年的別有天詩社,近日有四位成員先後在台灣出版個人詩集,包括邢悅《日子過得空白一點也不錯》、洛書《燕燕于飛》、譚俊瑩《我喜歡我是現在的樣子》、雪堇《香水的餘地》。他們不但以作品說明自己的實力,更在台灣舉行新書發行活動,與當地的詩人交流,以實際行動向外推廣澳門文學。更值得留意的是詩人袁紹珊,她經常在兩岸四地的文學期刊發表作品,為台灣及香港的報章或網站寫專欄,曾在北京、香港、台灣出版個人著作,屢獲內地重要詩歌大獎。

每次看到年輕人以自己的作品〝走出去〞,我都覺得很鼓舞,新一代的作家顯然各具視野,他們重視的,不單純是一份官方資助的出版經費,他們更在意作品以什麼方式推出,可以發行到什麼地方,能在多少間書店與讀者見面。根據我多年來的觀察,澳門文學作品在本地書店的發行力度有限,〝能見度〞嚴重不足,年輕作家看見前輩的書慘遭冷待,他們有理由擺脫既有的運作模式,自資出版也好,跨海出書也罷,圖的是一個較為完善的發行網絡,畢竟,自己的書能在誠品博客來公開發售,感絕對比擺放在本澳某大書店的陰暗角落好一萬倍。


過去澳門文學經常予人影響力不足的印象,很少人會留到本地出版發行與行不足的問題。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在外地出書,學得的經驗都值得借鑑,問題是,主事的人願意改進嗎?

(刊於2016年8月24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關鍵是開誠布公


我對新媒體的發展狀況一竅不通,偶然在臉書上寫點淺見,與讀者互動,順便了解社會萬象,人心向背雖然明知網上資訊要過濾與求證,不可事事照單全收,但其實舊媒體的訊息又何嘗不是如此?

在網上那片空間,少了層層監管,多了平等自由,而且人人都可以發聲,只要保持頭腦清醒,不要意氣用事,人們可以即時知悉更多突發事件,馬上看到相關評論,隨時跟進善後情況。這幾年新媒體多如雨後春筍,其中一個關是現在的網民都有選哪家報開放敢言哪家善用語言偽術,大家心中有數,每個人都可以按自己的價值判斷選擇自己想接收的資訊不一定會相所謂大報與大台只想看,說出大家心中所想公眾利而不是商家利的媒有機會發光發亮。

以,昔日那套單方面發放訊息,視乎事態發而不修正,偶然說謊,經常塗脂抹粉的操控資手段,若不與時並進,還想全套照搬應用於新媒體,恐怕難以產生影響,網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盡不實的消息,邏輯混亂的分析,立場曖昧的訊息,無論裝扮得多麼漂亮,他們既不相信,也不關心若果做得過火,激起眾怒,還會引發公關災難,損害涉事單位的形象和公信力。

這幾年,總會有一些頭腦不清的老人家,誤以為社會上的怨氣都是新媒體興起所致,意圖轉或淡化問。但放眼當下 網絡,積配合指發放正能量的新媒體亦多如繁星,所以真正應該檢討的並不是新媒體這種工具,而是操作這些友善媒的人為什麼無法做到開誠布公,想大家所想,急大眾所急?

喬治奧威爾的經典之作《一九八四》寫男主角溫斯和舉國上下的一言一行都受政府操控,尚幸他能透過寫日記說出這樣的話:〝自由就是可以無拘無束說出二加二等於四。只要可以這樣做,其他就好辦了。〞可惜,書中的政府總是說二加二等於五,於是整本小說就是要提醒讀者不可失去爭取自由的權利。


網絡世界,自由奔放,值得大家經常觀察,認真思考,看清楚人間世情的荒謬與虛妄,實在有趣得很。

(刊於2016年8月17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聽說這是最後的泳季


颱風之夜的百無聊賴,與各方好友天南地北whatsapp傳情,其中一名不識趣的老友說:〝網上盛傳新花園泳池是最後一個泳季了,你們會不會找個機會再去一次?〞此話一出,我呆住了,不知該如何回覆,許多年前的往事縈繞心頭,然後另一位朋友積極回應:〝有這麼快嗎?那些工程不是會照例拖個十年八載嗎?怎麼可能一下子就說最後一個泳季?〞老友卻道:〝拖個十年八載是一回事,急急拆掉又是另一回事,網上的消息言之鑿鑿,其實我們都很久沒有去新花園了,趁這機會再去一次,留個紀!

八十年代末,我和他們一起念書,每年夏天,都會因為英文數學要〝補考〞而入讀夏令班那時候的社會不及現在勢利,成績不好不會被視為人生輸家,即使留班也絕對不是世末日。夏令班的下午不用上課,為了讓暑生活充實一點,我們通常會結伴去游泳,興致好時去黑沙,但多數會去新花園泳池,因方便,也因為便宜。那時候我們都曬得黝黑,嘻嘻哈哈跳進水中,不知天高地厚。游完水,到禮記食雪糕,到塔石球場看看球賽,或者到工人球場打一場乒乓球,再吃一碟豬扒麵總之就是不肯回家,豐盛的少年回憶都來自這些簡的場地,然後我們一天一天老下去,支撐著我們的,也許就是這些瑣碎的成長經歷了。

塔石球場拆了超過十年,搞到不倫不類我到現在仍未習慣,總覺得那個地方是有人在打藍球的。老友這樣說時,我笑他可能是見鬼了。他又說:〝工人球場拆了之後,我很少再吃焗豬扒飯,因為再也吃不到從前的風味。〞我說你高血壓又膽固醇超標,吃少一點也是好的。老友用whatsapp講粗口罵我,鏗鏘有力,相當親切,在那一刻,我感觸得想哭。


我們一邊在關注風暴消息,一邊在聊些陳年往事,外面狂風驟雨,澳門氣象台堅稱風力不夠強勁,大家翌日鐵定要上班,老友們又吐了大量工作上生上的苦水,恐怕足以填滿新花園泳池了。〝言歸正傳,傳說中的最後一個泳季,我們究竟會不會再去新花園游水?〞我說:他媽的一定要去啦……

(刊於2016年8月10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8月3日 星期三

心存僥倖

圖片來源:http://quotesgram.com/copycat-quotes-funny/
澳門一些學校熱衷推動學生參加各類比賽,所謂一人得獎,全校光榮,過度追虛榮的教育是否有利於青少年健康成長,的確是觀點與角度問題,比較客觀的標準,是不能讓學生為了比賽獲勝而行差踏錯。

這幾年間,澳門學生在各類賽事中公然做出的作弊行為絕對令人震驚。2010年,本人擔任中學生讀後感徵文比賽評判,發現有十多篇參實作品水平太高,原來都是從網上報上偷來,當時主辦單位已向有關學校通報並要求嚴肅對待。2013年,澳門的青少年足球隊參加一場交流賽,有教練指導他們派出超齡球員去跟香港隊比賽,並贏得冠軍,如果不是香港隊中有一名家長公開撰文揭發,外人根本無法知悉這種作弊行為的存在。前一陣子本澳又有一位女生參加漫畫比賽勇奪全國一等獎,事後卻被香港知名漫畫家揭發該生偷用其作品去比賽,證據相當確鑿,事件後來還鬧出老師逼學生參賽,學生已退學等風波,未知他們最後會獲得什麼教訓。

已公的事,肯定只是冰山一角。學生公然作弊,是十分複雜的社會問題,首先反青少年欠公平競爭的觀念,然後他們認為爭名逐利可以不理後果,更可怕的是各人都心存僥倖,作弊行為在小城瀰漫成風,是整個社會都不能迴避的問題。

再看看成年人的世界,賭場職偷籌碼的新聞時有所聞;投的荒觸目驚心每隔一段日子就會爆出官貪腐瀆職的醜聞。心存僥倖,令各行各業的壞人魯莽行事,敢於犯案;心存僥倖,也令只要成果,不理後果的青少年在自己的領域躍躍欲試,他心中可能一直在想:比賽作弊有什麼問題?貪小便宜有什麼問題?行個方便有什麼問題?誰不是如此?誰沒有這樣做?差別只在做多與做少,有沒有後台,被抓到時有沒把事情鬧大吧!


小朋友為什麼心存僥倖?為什麼敢於作弊?這些都是需要大家捫心自問的高深問題,考驗整個社會的道德和良心,不可能輕易解決。這正是問題的悲哀之處,因為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都無人肯正視,悲劇只會不斷重演,然後大家也習以為常,不自覺地一起墮落了。

(刊於2016年8月3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書展題外話


每年香港書展,例必引起不少〝有識之士〞的冷嘲熱諷,〝真正愛書的,不會等到書展才入場〞;〝那些每年只在書展才買一大堆書的人,兩年之後就會把未讀過的戰利品丟掉〞;〝很多人只為了在現場拍照放閃,書展已經變質了〞。這些高見輻射到澳門,就會變成〝你有沒有去書展?平時都不見你看書你是要去買寫真集還是扮文青呢?〞一類的詰問,甚至會引申為〝澳門一年也有幾次書展,為何一定要去擠的香港書展呢?〞然後一場激辯馬上開始,看熱鬧的人卻有點麻木,哭笑不得。

也許,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理想的書展模式,但現實的殘酷卻是港澳的書展都只能以推廣新書,製造話題吸引讀者入場,從而帶動舊貨銷售的〝散貨〞大行動。無論是香由貿發展局主辦由個別書店推行書展毫無疑問是講求實際的商業行為,讀者為了話題,為見自的作者,或者為了買書有較多的折扣而入場,也是無可厚非,在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實在不必大驚小怪吧!其實每年也有其他吸引港澳人入場的美食、玩具、成人用品等展銷活動,都不會有人非議,唯獨書展會引起各種該不該去,去了又會不會被人標籤嘲的討論,可見社會上有不少人對買書讀書這件事尚有很多想不開的心結,糾纏不清,無法以平常心視之。

如果你從事過出版工作,你就會明白,賣得出的,叫書,賣不出的,叫廢紙。無論是不是書展,書商都在盡最大的努力,把作者編者的心血呈現在讀者面前,期望他們把書本買回去,讓出書這件事不要淪為浪費紙張。如果你試過賣書,你一定會知道,港澳社會的買書讀書風氣其實不算興盛,讀者對於書刊出版的資訊也掌握不足,如果沒有書展活的大規模宣傳,單靠出版社的力量,恐怕很難推動潛在的讀者放下手機,投入書本的天地。如果你見過大量好書賣不出去的恐怖後果,你一定會明白,對於賣書的人而言,多賣出一本,明年的生存就多一分希望了。


我平日經常光顧書店,也會到書展大手入貨,我相信讀書能讓人清醒,助人寬容地了解世情。

(刊於2016年7月27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關於升降機的小道理


在日常生活中,儘管會遇上一些很討厭的事情,但只要換個角度,調整心情,配合簡單的行動,這些令人生氣的小事馬上變得很搞笑,而且充滿教育意義。

例如在繁忙時間用升降機,從前我總是很苦惱,澳門在幾十年前已經有這種東西,但直至現在,很多人仍然不懂升降機是的指示牌是寫什麼,樓層如何看,更可怕的是無視這是公共設施,只知與自己人胡鬧,欠缺對其他使用者的尊重。

有些成年人,表面看來很正常,但連用升降機的常識都沒有,他們一大幫人進內,聽見超載的聲音,他們會像白癡一般表示大聲笑鬧,然後表示不信,接著是逐個出去,又逐個進來,霸佔著升降機慢慢試,憑著自低能的堅,嚴重浪費其他人的時間。從前我遇上這些人,總是會啞忍,但後來我發現,正因為旁人的容忍,他們才會一把年紀都不明白什麼叫超載。於是我現在會大聲呼籲他們再等下一部,請不要阻礙其他人,令他們無法再用嬉皮笑臉的態度胡作非為。

另外有一些人,在等升降機時總是在玩手機,即使門已打開,他們已看得入迷,就站在門前不肯進去,如果你在升降機內,你會等這樣的人嗎?我現在是堅決不等的,而會不動聲色地關門,就讓他們繼續站在那裡玩手機就好了。其實更有趣的情況是在升降機內,到了某樓層,大門打開了,應該出去的人仍在看手機而沒有出去這時候,如果有人等他或者提他,下一次他就會再犯,所以我現在會搶先去按鈕關門,讓玩手機的人陪大家先上去再下來日後這些人在升機內見到我,就不敢再拖了。


人的〝文明程度〞,從他們用升降機時的習和態度已經一目了然。從前我也期盼這個小城會逐漸變好,但後來發現,即使是使用升降機這樣的小事在這城市也會令人生氣到想吐血,當中的悲哀,實在無法以筆墨形容。以上行動,看似不近人情,但其實是化被動為主動,從看似無關重要的生活細節捍衛自己的時間和尊嚴,值得向朋友積極推廣。如果能笑著執行,效果會更佳。

(刊於2016年7月20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為孩子買書

圖片來源:http://www.szhuodong.com/html/2014/szdt_1031/7798.html

在澳逛書店,最常遇見的吵鬧是幼童央求父買書而遭拒絕,孩子不從,家長曉以大義:〝要看就在書店看,何必花錢買回家?〞〝這些書學校又不教,考試又不考,根本是沒有用的東西。〞〝買買買,買了回家看幾天就變成廢紙了,有什麼好買的。〞他們的〝真知灼見〞,在一間書店的收銀櫃附發表,絕對有失斯文,難聽過粗口。

既然孩想看書又不想花錢,何不去圖書館逛逛?本澳的公共圖書館雖然不算十全十美,但圖書尚算豐富,借還手簡便,是值得讓小朋友好好利用的學習場所。問題是有些家長本身也不知圖書館如,另有一些家無論去到哪裡都會大呼小叫,他們自己也受不了圖書館的安靜氣氛,所以永遠不會帶孩子去好好讀書。其實他們帶孩子到書店,一來是貪圖讓孩子免費看新書,二來是自己想休息一下吹一吹冷氣。雖總是令孩子失或滋擾書店的其他客人,他們倒是無知無覺毫不在乎的。

不止一次在書店看到孩子希望買書而不可得的情景,即使事不關己,心中也會難受,那些本來對事物充滿好奇的孩子,被父母如此〝教育〞,將來會演變成一套怎樣的價值觀?他們對知識的探求,還會受到多少的壓抑?我當然明白草根階層未必有太多閒錢為孩子買書,也能理解澳門的居住環境日漸擠迫,書籍很易被視為佔用空間的奢侈品。然而,推廣課外閱讀,培養孩子養成讀書的習慣,其實是文化事業的根本,如果欠缺了多讀課外書的基礎,小朋友將來向上流動的空間有可能會受到局限。

說得嚴重一點,多一個孩子討厭書,此間距離文明便會再遠一點我有時會想與其用金錢堆砌出各種如夢的大型活動,我更希社會上有更多措協助孩子遠離電子遊戲,走進閱讀的廣闊天地。


上星期我在書店看到一位小朋友請求媽媽買一本《西遊記》故事書,媽媽拒絕他的理由是:〝電視都播過啦,點解仲要買書?〞我這個旁觀者,深深記住這一場關於書的教訓,忽然很想多買幾本有趣的童書,送給身邊的孩子。

(刊於2016年7月13日澳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