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說不出的未來


怎樣測量對這城市的失望?就是當你聽到別人在議論本地時事即會覺得厭煩,認為所有事情都無藥可救,不管什麼立場和觀點都聽不下去,希望立即轉換話題,甚至不想再跟那些多管閒事的人聊下去,這就是步向絕望的先兆了。這個城市令人失望的人和事都太多了,不是說社會沒有進步,而是步伐太混亂,你以為理應進步的地方,原來落後得不得了,但一些大家不想改變的特色,往往又會被不惜一切連根拔起。這不是怨言,而是很多人已經不懂怎樣跟隨這種步調,事事皆亂,究竟以後的路會有多崎嶇?

當然,那些慣於失望的朋友,總有他們的一套道理,因為遇過太多匪夷所思的事,而且太長時間沒有人能為大家帶來希望了。所以他們活在當下的積極方法就是〝做好自己〞,有錢就賺,有話不說,有事就罵,有假期即出走到外地去玩。唯一可以令人們面對現實的事情是生兒育女,孩子的出生與成長,絕對能逼那些家長認真想一想,這個城市的未來,其實還有沒有希望?雖然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可是,當你閉起雙眼,想像十年後、二十年後的澳門,你會為孩子的將來會開心還是擔心?然後,很多人會覺得為了子女的將來真的要賺更多錢,有機會就送他們到外國唸書,還有就是為全家人買很多保險,有病時就可以自己選擇醫療方案,而不是身不由己的任人安排。對於那些有能力的人來說,以上就是人生的〝最打算〞了至於其他人的生活狀況,至於這個城市的未來發展,誰有空去理會呢?反正,想理會也無從入手,提了意見也不會有人想聽,也許這裡的人真的太喜著空泛的口號兜兜轉轉了!

怎樣測量對這城市的絕望?就是當你對任何公共議題都提不起興趣,覺得有很多陰謀,無法再相信事情會朝正當的方向發展,這種感覺足以令人失去信心和希望。說不出的未來,有時很妙,有時很不妙,無助且無奈,令人很感慨。

(刊於2017年3月29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22日 星期三

澳門文學節


轉眼之間,剛結的澳門文學節原來已辦到第六屆,我在他們首次舉辦時曾由朋友安排參與一場關於本澳小說創作的講座,經驗不太愉快,之後便沒有特別關注這活動。直到今年他們的主事人邀請我參加活動,我總算是親自了解文學節的運作情況,而不是靠別人口耳相傳得來的印象。

文友對澳文學節向來有不同的評價,多年來各人有過不同的經歷,加上主事人是葡國人,作風與中國文人大不相同,彼此溝通不足,易生誤會與隔閡。據我今年在現的觀察,澳門文學節一連三個星期幾每天都有活動,工作人員就那麼幾位,要接待的作家和傳媒都非常多,其是超負正因為看到他們的工作狀況,所以很多事情與其等他們安排,不如自己多走一步,多提幾句,遇到問題盡量配他們去解決,但願活動過後他們會再檢討,將來才可辦得更好。

也許是吸收了過去的經驗,今年文學節一些重量級講座多安排在周六日下或平日的六點後,方便聽眾參與。大會的宣傳攻勢亦略為提前了,公眾很早就知道會有余華、駱以軍等大作家來澳,主要場次的舉辦時間亦沒有像從前隨時改變,倒是關於澳門文學的一場臨時一分為二,但也是可以理解的變動,其實影響不大。值得一讚是他們常用了臉書直播文學講座,令無法親臨現場的文友都可看到作家的演講和討論。

澳門文學節毫無疑問是具備國際視野的,他們邀請來澳的作家都很有份量,值得考慮的是如何在這個優勢下聚焦於澳門,設定一些有助推動澳門文學的專題,還有就是擴大宣傳,吸引本地文學圈子以外的朋友來參與這項年度盛事,如果能安排得當,更可舉辦面向本澳青少年的文學營,邀請有教學經驗的名作家指導文藝青年寫好自己的作品。文學的天地無比寬廣,文學節也應有無限的可能,寄望將來的活動會辦得更多元化,讓更多公眾感到文學的樂趣。


 (刊於2017年3月2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15日 星期三

家長的徬徨

在某小學校園,坐著一群等子女考試的家長,因為遭遇大同小異,所以很快就找到共同話題。
A媽媽:〝英語會話真的不知道會考什麼?有人說是考顏色,有人說是考家庭情況,有人說要回答日子和時間又有人說要考小朋友的假期活動,完全不知如何溫習。〞
B爸爸:〝會話講究臨場發揮,表現不好還情有可原,真正恐怖的是筆試,各間幼稚園要求默寫的生字竟然可以截然不同,小朋友掌握的短句又有很多差別,孩子又不一定能理解其他學校的題型,近來想幫孩子溫習根本沒有頭緒,但不特別準備又怕他會交白卷,這段日子真的既徬又無助。〞
C媽媽:〝唉,溫習中文又何嘗不困難重重呢!配詞的範圍可以變化萬千,辨認部首的環節又不知他們會出得有多深,還有要孩子數筆劃的考題有時我們大人也未必數得對,他們在幼稚園學的都偏向很淺,但如果要轉校考入學試時卻深不可測。數學方面更令人震驚,有些幼稚園雖然已經教了加法和減法,不過小學入學試的試題卻會有雙位數加減,甚至有加完再減,孩子數完手指再數腳趾都無法計好,其實是相當大的打擊。我有時會想,現在考小學都搞到這樣難,令人有不為孩子操練試題即會被淘汰之感,這樣下去真不知日後如何是好。〞
D爸爸:〝這幾個月為了備戰入學試,我家小孩已經產生了嚴重的厭學情緒,將來升上小學,這種痛苦只為變本加厲,所謂愉快學習,根本只是空泛的口號,實際上稍有名望的學校都為催谷學生而各出奇謀,入學試難度越來越大似乎是為了選拔尖子,但孩子的素質又怎可能憑簡單的筆試和幾分鐘的面試分辨出來呢!這樣的考法根本是不科學的,但我們也沒有太多選擇,只能默默忍受,無奈接受。〞

兩小時過去,孩子們考完試出來,有的歡笑,有的發愁,這一場考完,下一場繼續鄰埠近來有很多學童不堪功壓力而自尋短見,但願這樣的事不要在澳門發生。
(刊於2017年3月1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逃避再逃避


有些事情,老是靠傳和二手消是不會看清楚真相的。比方說我們身邊總有幾位〝時事評論員〞,把聽回來的資訊當成事實之全部,有時更因為過度投入,紛紛變成人家肚裏的蛔蟲,誤以為當事人的所思所想會按其指示而行經常忍不住要向人炫耀的先見之明,分析精準,權威地位。為了維持〝評論員〞的水準,花費大量時間在看新聞、聽節目、打嘴砲之上。這樣的人見得多了,不免會疑惑,其實他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每日為了公眾物的片言隻語而捕風捉影,加油添醋,上綱上線之後再廣泛流傳還要付出感,或興、或恐懼、或憤,這些人是在散播真理還是無知?

在這資訊過盛的時代,見多識廣已經不值得大驚小怪,大家的時間有限,面對與自己距離較遠的議題,其實保持基本關心即可,不一定要深入鑽研,更不必花太多時間去聽人說何者是人,哪位是鬼。坦白講,即使大家投入再多時間去了解和關心,那些事情亦不會因為你在面書或茶餐廳高談闊論而有所改變的。

有時看見人們為了追逐熱門議題而把自己的眼界和世界同步收窄,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某一兩件傳媒天天在報導的事情上,卻忽了身邊更多值得關心的人和事,總是覺很可惜比如有人對於鄰埠特首選情分得巨細無遺,但對家人子女的心事卻一無所知;也有人對另一個特區的政人物興趣濃厚談論得眉飛色舞,不過對此間的民生問或制不公反而懵然無知不聞不問。很多人似乎已喪失了基本的判斷力,分不清什麼是切身問題,不明白哪些議題根本與自己無關。至於本地大量值得討論和推動改善的公共議題,很多人會選擇不聽不理不願多提,久而久之就習慣了只為鄰埠的事著急和肉緊,對此間發生的個別事件或結構性問題都一律漠不關心。

逃避再逃避,究竟是務實還是不智?有些問題,多想無益,一想便會牽起很多無奈與哀愁,擔心這樣下去會愈變愈差。

(刊於2017年3月8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3月1日 星期三

認叻


我的朋友跟我說,這件事別有內情,他們內部還有很多笑料,不過高層人士下令封鎖消息,你們普通人都不會知道真相。〞
這種產品上次我在歐洲都見過,我每年都去兩次,對那邊的事物比較熟悉,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澳門也有這種東西了。〞
你們見到的分析,是我率發現有問題,叫同事去跟進的。上次老闆提及那個成果是我私底下提他,讓他及早去處理,你知啦,我認識這麼多人,消息這麼靈通,我不提點他們,誰提點他們呢?
世界上的確有一種人,業務不精,態度差勁,但每分每秒都要認叻旁人漸漸發現,這種人是有病,如果不認叻,可就會死所以他們事無大小都認叻,為了認叻而不停吹牛,把別人的貢獻當成自己的功勞,為了突顯自己而踐踏他人,不經大腦便講出一個又一個大話和謊話。跟這種人相處,有時會受氣,不時會受傷,但體會再深一點,就會明白他們也是可憐人,能力本身就低,慣了練精學懶,識見短淺又不自量力,還把可以開罪的人都開罪得七七八八了,一把年紀要改正陋習已經不太可能,名副其實是〝死剩把口〞,如果要跟這種人計較,不但浪費時間,也算有失身份。
喜歡認叻的人,經常會用行動 show off 自己的人脈見識、智慧,永遠會挑剔別人的意見和方案,以便再次show off他很有限的小道消息,以及胡虛構的八卦情節,讓他自己產生高人一等的幻覺。小學生都知是處世原,更是基道德不過在這個有趣的小城身邊總會有一些喜吹牛的朋或同事,他講得興高采烈時,往往會忘講大話最低限度要劇合理,情節連貫他們經常會露出大量馬腳令場面核突到難以形容。幸好小城有不少善心人總是懷著同情心去遷就這些叻人,任他們講到天荒地老也不揭穿,只在他背後適當地恥笑,當成一種免費的娛樂。

始終相信,真正叻人只有公認不會自認。自認叻人,通常只是可憐人吧!
(刊於2017年3月1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他們不是醫生

圖片來源:https://publichealthwatch.wordpress.com/2015/05/02/alternative-medicine-whats-the-harm/
有人問:澳門的醫療水平是高還是低?相信大家早已心中有數,並有自求多福的默契。但可以肯定的是醫與病人溝通方面真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如何增進醫患關係,令大眾更信任醫院和醫,絕對是是刻不容緩的課題。

有沒有發現我們身邊越來越多狂熱的偽醫學達人和養生專家?人們可能因為有過不快經驗,便對正統醫學失去信心,覺得是騙財或不可靠,加上網絡資訊天花亂墜,於是各式另類療法、隱世偏方、天然食療怪力亂神都應運而生。有些人生病時老是不肯看醫生,寧願花時間在網上求救,有人會以人家用過的藥方去照單執藥有人相信精油能治百病,有人覺得以毒攻毒反而會激發自己的潛能而令病情好轉有人以為生病可以用心藥醫,總之就是不相。再極端一點就會擔心病情是惡鬼纏身,要請高人來開壇作法,消災解難,然後長期花錢買法器,定期更換風水陣,信〝師父〞不信科學。

其實尋另類療法的病人一開就有質疑醫生的傾向,又受網上各種真假難分震幾十億人的醫學訊息影響,偽醫學達人向他們提供各種〝離經叛道〞的想法和療法,他們的偏見和信念便進一步得到肯定,偶爾一些小病靠拖延時間或表面舒緩而好轉,便欣喜若狂,對各種非常醫治手段奉若神明,化身推廣大使,真心實意地成為人家那個傳銷網絡的一員,自己買很多產品,也不斷遊說身邊的人購買和信奉。

古怪醫療大行其道的結是有些人因為執迷而耽誤了自己或家人的病情,錯過了醫治的最佳時機,或者因為亂服怪藥而產生意想不到的副作用令小病變大病,大病變絕症。


其實找個可以信賴的家庭醫生才是正經事,各式偽醫療和怪手段都宜一笑置之畢竟那些推銷的人都不是醫生,導人迷信者往往別有所圖,任何人有病都應該盡早求醫,生命滿希望,不要輕易放棄治療啊!

(刊於2017年2月22日澳門日報新園地)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點解?


廣東人表達情感有很多方法,其中一個很有趣的問題,是凡事都會問〝點解〞?
點解的書面語大概是〝為什麼〞,對事物有好奇心,保持求知與求真的精神是好事,不過,在澳門這個有趣的城市,人們追問的〝點解〞有時會增添有趣的用法,相當耐人尋味。
也許你平時太忙而忽略了,其實〝點解〞一詞出現得最多並非在學校,現在很多學生手機隨身,對萬事萬身都可以不求甚解。說得最多〝點解〞的,是工作中的大人物與小人物,面對每項工作,很多人的本能反應就是馬上反問: 〝點解要我做?〞如果這名員工較為資深,他就會以一種顧全大局的口吻說:〝點解要我哋部門做?〞理直氣壯,毫無顧忌。這種反問的潛台詞是:〝我唔想做〞或〝你弄錯了〞。對方有時怕麻煩,便會讓這種人得。於是這又不做,那又不做,最終他們每日會花大量工作時間來質疑上司或同事交託的工作,藉由這樣的反問把工作推卸得乾乾淨淨,在某些充滿〝好人〞且欠的機構中,這種違反常理的態可以成為一種文化,無處不在,變成常態。
除了保障自身利益,很多喜歡問〝點解〞的人更會推己及人,看到同事在認真工作時,他們會關切地質問:〝點解要你做?〞〝邊個咁衰叫你做〞,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當然,他們不是真心想幫忙,也沒有那麼正義,其最終目的,不外是挑撥離間,同時透的〝關心〞掩的無能當對方解完前因後之後不會伸出援手只會說些消公司或上司的無聊話,然後繼續其諸事八卦和嘻皮笑臉的人生我們的社會長〝包容〞這種〝厲害〞的角色,他們的存在只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和影士氣此外便沒有任意義和價值了。
面對這些喜歡問〝點解〞的人,一直付出努力的可能也想問一問: 點解你咁都可以出糧?點解你仲有飯食?點解你可以咁失敗?點解?點解?


(刊於2017年2月15日澳門日報新園地)